揭秘中国女子水球队成功之路:她们什么苦都能吃

发布时间:2019-06-18 11:49:23 来源:明仕娱乐-明仕娱乐网址-明仕娱乐官网点击:25

  昨天下午4点,中国水球队副领队刘钦龙坐在水球馆的看台上。凌晨晋级决赛的喜悦,已经在刘钦龙脸上消失殆尽,决赛之后大哭的胡安,也是一脸平静,“当时很兴奋,也很激动,但是一夜之后又是新的开始,内心也平静下来。”今天21时,中国女子水球队将迎战最后一个对手希腊,谈及能否获得金牌,他表现得乐观:“只要按着自己的节奏打,我们拿金牌还是很有希望。”同时他还披露,昨天的比赛,出现体力不支的马欢欢实际上是打着止痛针上场的。

  “欢欢打止疼针上的”

  6场比赛,打入19个进球,中国水球队的头号射手马欢欢已经成为大红人。前天晚上在半决赛结束之后,马欢欢没有欢庆晋级,而是表情痛苦的独自爬上岸,看上去整个人软绵绵的,差点跌倒在地,最终被抱着下场。昨天有媒体报道“比赛结束马欢欢晕了”,牵动着不少球迷的心。

  “听说马欢欢晕了,她还好吧。”听到重庆晨报记者的提问,刘钦龙立刻说:“其实马欢欢没有晕,就是在比赛结束之前,被对手踢了一脚。当时有点岔气,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,已经完好了。”

  刘钦龙坦言马欢欢确实身体素质不好,被称为“药罐子”,通常都会吃药调理身体。他还向重庆晨报记者透露前天晚上马欢欢刚好来了例假,是打着止痛针上场的,被狠踢了一下肯定特别厉害。其实在水球比赛中,被对手踢是常事。别看水球表面上很安静,但是在水底下却暗藏杀机。队员们经常会乘着裁判不注意做小动作,耍阴招。“被踢是常事,你看哪个水球队员身上不到处都是抓伤,瘀伤。”刘钦龙说。

  “她们什么苦都能吃”

  北京奥运之后,马欢欢和孙雅婷到了水球运动发达的意大利打比赛,回来之后两位小姑娘完全变了一个人。“国外的观念,训练方法很多都和国内有极大的不同,出去了之后两人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”

  “以前要是遇到昨天那种情况,肯定是上不了场了。但现在她们的观点完全变了,就算打止痛针也要训练,只要能够达到目的,她们什么苦都能够吃。”因此在很多情况下,队员们即使遇到生理上的问题,也通常咬咬牙、吃点止痛药,坚持坚持就过去了。当然,水球队在这方面也十分人性化,网上传言水上项目的运动员,来了例假也要下水训练,他说:“我们队里其实是可以休息一天,像马欢欢这样身体特别差的,还可以多休息一下。”

  当谈到即将到来的决赛,刘钦龙也相当有信心。“12天打了6场比赛,姑娘们现在也很累,但是她们都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。所以我认为我们有拿金牌的机会,尤其是打希腊队。”据说本届游泳世锦赛获得金牌的队伍,将会有8万块的奖金,一旦但拿到金牌,奖金会怎么分?刘钦龙一脸惊讶: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也没听说,以前从来没有进过决赛,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胡安常常弄哭队员”

  提到中国女子水球队,就不能不提主教练、西班牙人胡安。前天晚上比赛结束之后,他激动地抱紧姑娘们,哭成了泪人。从2007年执教中国女子水球队开始,他终于等来了姑娘们冲击金牌的机会。

  这个15岁就开始打水球,曾带领西班牙男子水球队屡次夺得世锦赛冠军、奥运会冠军的传奇人物,就好像他的中文昵称“大转”一样,为中国女水带来了巨大的转变。刘钦龙向重庆晨报记者透露,在日常生活中胡安绝对是个性情中人,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。“他要求特别严格,只要队员有一点细节没有做到位,他会使劲骂队员,不停地骂,将队员骂哭。但是只要有一点稍微感人的事情,他自己就会受到感染,然后也把队员弄哭。”

  “女队收入比男队高”

  在中国,水球从来都不是热门项目,2008年女队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第五名,关注度才渐渐高了起来。之前有媒体报道,由于关注度不高,水球队员们很过得很辛苦,不少人家庭困难。

  “钱少的是男队,我们女队的收入在冷门项目里算不错的。当然要是同跳水这些项目相比,还是相差巨大。”刘钦龙向重庆晨报记者分析了水球运动员的收入的来源,他们的编制都在省队,省队里工资男女都是一样,每个省队的工资都不一样。“比如说广西队一名队员工资只有两千,上海队的队员如果入选了国家队能够拿得七、八千。其他收入的主要的区别在于津贴和奖金。”

  男队由于成绩不佳,本次世锦赛三战全负,而且出去参加比赛的机会很少,自然收入不高。女队则完全不同,由于国家队同天津队有合作计划,姑娘们拿的都是双份津贴,再加上外出比赛多,成绩也不错,在冷门项目里还算不错的。之前有报道称:“水球队由于经济条件不好,训练只用50块一个的球。”刘钦龙表示,这是一个误会,是地方队用50块一个的球,国家队用的还是200块一个的比赛用球。重庆晨报记者 何艳(上海专电)